晋惠帝问出“何不食肉糜”时,谁都觉得他天真又好笑。
但其实,活在互联网时代的晋惠帝,还真不少。
比如提出下面这个问题的人:

的确。电动车和电动三轮占地都比较大,还经常违规驾驶,称得上是城市交通的毒瘤。
如果能一举取消,自然可以大大降低事故发生率和交通拥挤程度。
但是,没有经历过县城生活的人,也许很难明白电动车在人们的生活中有着多么重要的地位。
“为什么不用无人机播散农药?效率高覆盖广。”
“加一百就能升级硬卧,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选择硬座?”
“为什么不买戴森?”
互联网上类似的问题越来越多了。
网民们似乎忘记了,五环外的生活,才是真实的中国。
你想要取缔的电动车,
是县城人的刚需
张晓楠生活在苏北的沿海县城,在市区内打开滴滴,5块钱就能去到绝大多数你想去的地方。开车45分钟,就能到达另一个城市。
从家到公司,张晓楠计算过,开车要7分钟,但走路要将近1小时。
小城市的公共交通往往没有那么发达,公交半小时才一趟,市政倒是推行过共享单车,但维护不好,没多久就没什么人用了。而种类繁多的商业共享单车,根本看不上这样小的县城,都没有入驻进来。
电动车,就成了张晓楠上下班的首选。
实际上,电动车是这个城市中绝大多数人的选择。即使汽车普及率如此之高的今天,县城里大多数人在城市出行的时候,首选依旧是电动车。
人员密集的校门口接送孩子、拥挤的小巷里买菜、乃至日常的通勤。没有什么比电动车更经济适用了。
也正是因为很普及,在县城里,电动车可以翻出很多新的花样。
先是冬天的时候加上了御寒的挡风衣,护住手和腿;再是加上了遮雨的顶棚,应对夏天热烈的太阳和南方漫长的梅雨;还有人给电动车装上了塑料的挡风,几乎可以说是全副武装。
从安全角度看,每一项都在增加电动车使用者的风险。
挡风衣容易束缚双手,遭遇车祸时不能及时跳车;遮雨的顶棚往往用金属铁杆支撑在车体两侧,阻碍电动车转动方向不说,如果发生断裂,还容易造成伤害;而塑料挡风,在被路上的飞沙走石刮花后,简直是天然的视线遮挡板,风是吹不进来了,路也看不清了。
但县城人装扮电动车的心情,跟新买了汽车后装饰汽车、搬进新居后添置家具,并没有什么两样。
他们热衷装扮的不是一辆电动车,是生活。
这是电动车在县城里的模样。而到了乡镇,就是电动三轮的天下了。
在更早的时候,村民们骑二八杠自行车代步,后座上绑着农具,车把上挂着买的鱼或者肉,最多再在后座绑上两个筐,运力也就这样了。
但电动三轮车不一样。只要充足了电,能拖上一车的东西。带上老伴去镇子上赶个集,都不在话下。
图片来源:网络
对于王广深来说,电动三轮车不仅是代步工具,也是重要的生产工具。
家里有10亩油菜田,拖农具、运种子、拉化肥……有一辆电动三轮就变得轻松方便了很多。
而到了收获的季节,运油菜、碾菜籽、卖菜籽,原本都需要向村里的人借拖拉机,轮不上还需要排队,如今都能用自家的三轮车解决。
电动三轮是整个农忙季的大助力。
图片来源:网络
自然,绝大多数的出行和运力需求,都可以靠汽车解决。从舒适度,到续航能力,到安全性,汽车也都远远高于电动车、电动三轮。
但购买一辆汽车的门槛,远比电动车要高得多。
一辆最低配的汽车,价格都需要3万起步,再加上税费、保险、油费,使用成本也让不少人咋舌。
张晓楠也考虑过买辆汽车代步,能遮风挡雨,也更加安全。
但看了几款车,又了解了一下油费、保险,她觉得月薪不过3000的自己好像也没有那么需要一辆汽车。
而对于60多岁的王广深来说,考驾照本身就是一个门槛了。且不说快到考驾照的年龄上限,光是花几千块去考一个开车的资格,王广深想都不会想。
电动车存在的问题,是监管不当,比起一禁了之,规范管理才是当务之急。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互联网上满是对电动车的恶评,甚至想要取缔电动车和电动三轮的想法,是居高临下的。
而这种居高临下的不理解,其实是一个无穷尽的链条,每个人都身处在其中。
就像如果互联网的主体用户再升级一些也许今天的提问就可以变成,为什么不取缔汽车,把高速公路变成停机坪?
我们看不到,并不代表这样的需求和群体不存在。
5亿人还未用上马桶,
五环外的真实中国
互联网的视线以外,有一大群我们不了解的人们。
截止2020年6月,中国网民规模达到9.4亿,其中71.8%都为城镇居民。在此以外,还有4亿多人,从没有接触过网络。
虽然一线城市以外的人才是大多数,但由于一线城市有足够的集聚效应,不论是媒体还是个人,都更倾向于分享、报道一线城市的消息。
于是出现了这样奇怪的现象:在互联网上,生活在非一线城市的人群和他们的生活几乎销声匿迹了。
在吐槽大会上,脱口秀演员在吐槽网友议论某某演员过气的时候,戏谑的调侃大家口中的过气,只不过是一线城市的过气。
只要把目光向下,往二三线城市,往城镇去,过气明星依旧是明星。

在互联网上,月薪一万轻轻松松的常态是一线城市,是五环内的常态。
回归到二三线城市和更往下的乡镇,在更大的中国里。
月入两千五,生活在一个也许只有一个红绿灯的城市,在硬座和硬卧之间选择只便宜几十块钱的硬座,对过手的每一分钱精打细算。
这才是一个最普通的中国人的样子。
前阵子的散装卫生巾事件,给很多人科普了一把生活之艰辛。

贫穷被掀开的一角,让互联网吵翻了天。

不会吧,不会吧,还有人月收入不足1000?

不会吧,不会吧,还有人用不起卫生巾?

这些疑问的本质,和为什么不取缔电动车的逻辑基本是相似的。
“我有难处。”
谁不知道鸡鸭鱼肉好吃?但是吃不起的时候,青菜豆腐同样可以饱腹。
双11在即,超3亿人观看了李佳琦和薇娅的直播。但同时,中国还有10亿人没有坐过飞机,5亿人没有用上抽水马桶。

即使繁华如上海,2016年仍有9万多人的居民家庭在使用老式的坐桶。
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的开头有段名言:
“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,你就记住,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。”
致那些沉浸在互联网+幻觉里的年轻人

香港曾有一档节目《穷富翁大作战》,也被叫做富人的变形记。
节目里邀请香港最顶尖的社会精英,和香港最底层的劳动者交换生活。
在节目开始时,香港毋庸置疑的豪门之后,身家上百亿,哈佛大学硕士的田北辰笃定的对着镜头说着:
我始终信奉自由市场,淘汰了很多弱者,但是如果你有斗志,弱者也可以变成强者。

语气里充满了自信。
田北辰相信自己即使身处弱者的位置,也能通过自己的努力,成为强者。
但事实证明,他太无知了。
原本想靠自己的一身本事和学识活成底层奋斗者,但田北辰体验了两天环卫工高强度的工作之后,他对着镜头承认:
“我很奇怪,我这两天只是考虑吃东西,我完全没有什么盼望,我什么都不想,我努力工作只希望吃一顿好的。”
在实打实的体验了底层生活之后,田北辰不得不承认
“来来去去都是死胡同!”
他放弃了原本五天的节目安排。同时,他还贡献了另一个金句:
这个社会正在严厉惩罚不成书的人。
可惜的是,互联网上不少人把这句话理解成了,这个社会正在严厉惩罚不读书的人。
从“读不成书”到“不读书”,一字之差的背后,只是互联网对于贫穷曲解的一角。
视频博主 @温暖的小冷风 曾经采访过山区小孩,他们说自己不喜欢读书和上学。但原因是这样的:
因为学习太累了,早上6点就要到学校去,而去学校的路,要走两三个小时。

这世界上每个人的命运都是不同的。
有人衔着金汤匙出生,高开高走;
有人低开高走,好风凭借力,冲破圈层;
更多的人,起伏不大,平凡一生。
生来就有无数选择的人们,无法想象还有人竟然没得选择
对于有些人来说,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,他们就已经多付出了千倍百倍的努力。
回到是否要取缔电动车这个问题,看起来是个关于车的问题,其实还是关于人的问题。
虽然人们的悲欢并不相通,但世事风霜总会教会我们,并不是竭尽全力就会有回报,并不是过得不好的人就不够努力。
生而为人,何必相互为难呢?
关注凤凰WEEKLY
周周有奖↓↓↓
本期抽28人
每人送6.66元红包
希望能给你带来一点帮助
或者慰藉

作者|闫如意 夏二 编辑|花木篮